窗花

前几天看《小说月报》,一篇讲述的是研究生毕业的漂亮女硕士,为了完成女导师的愿望,毅然决然选择从政的故事。只不过这是主旋律小说,必须有光明的尾巴:一直期望她能成为自己“李万姬”的老领导患了癌症,向革命老前辈们报到前说出了所有的事情,于是全部矛盾迎刃而解。最后女主角镀金完成,换了岗位,抱得男朋友满载而归。比较有意思的是故事中有一个情节,讲的是他们那里支柱企业是无纺布生产厂,受到经济危机影响,贷款出了问题,然后女主角想办法筹集资金,拖欠了一下当地干部和教师的工资,又下达集资的命令。看到资金的来源,我觉得这篇小说还真是写实。确实,对于教师这个职业,没有好处的很多时候不会想起来你是公务员,但是要是有需要体现精神的时候又会被推到前面。

又想起来很久之前的一个科幻小说,讲述人类发送太阳能电池到太空作为新能源,但是太空中有尘埃,每隔一段就需要清理。发送博士之类风险太大薪水又不能太低,最后作为特产,农民工就被送到太空,从事这份高工资的工作,也算是人上人了。小说还真是传承社会精神面貌的镜子。回头我找本书好好研究下宋朝的生活,顺便批判一下封建社会的腐朽的生活方式。

我这里说的窗花并非那种传统手工图样,而是凝结在窗户上的水汽形成的美丽图样。

0f53c8d303a1add716cbc1cbef375ee8

我的一位同学,是小学老师,前一段她每天早晨都会在朋友圈中晒出办公室窗花的照片。听起来很浪漫,现实中意味着寒冷—-办公室没有暖气和空调。听起来难以置信,不过据她所说就是这样。此外,因为种种安全上的考量严禁各种非生物能源转换,意思是除了蹦跳多穿衣服多吃东西之外严禁使用电器。于是她便只能望着美丽的窗花偶发感慨聊以自慰了。

以前我在的公司也有过这样的事情:大冬天为了省电不开空调,HW工程师冻的手都没有办法握稳电烙铁。具体是这样的,冬季是我国江南地区传统的用电高峰,企业在用电上会有一些限制,于是老板就在空调上打起来主意。最大的问题是老板的房间是在整栋楼的中间,好比上下各有一层脂肪,大约是感受不到多少寒冷,而我们研发非常不幸的处在顶楼,不开空调很冷啊。我们找了一楼的总务很多次,总务总是指着墙上的一直温度计辩解还没有降低到18度,由拒绝开,我甚至一直在怀疑,他那只温度计是特殊定制的,显示值会比正常的温度高那么两三度。再后来终于开放中央空调,但是还想了一个非常奇特的规则:整点的时候供电10分钟。意思是,比如九点到九点十分,中央空调是有电的,但是需要手工用遥控器打开之。于是,每逢快到整点,研发人员就像神经病一样相互提醒马上准备开空调,能暖和一段。偶然忘记了大家更是垂足顿胸。

时间一长,大家都受不鸟了。就开始研究解决方法了。做HW的工程师夏天的时候可以做几只风扇并联起来,但是冬天的时候没有太合适的工具取暖,热风枪吹起来只有外焦里生的效果。电烙铁的加热区域也太小,没办法满足四肢的需要…….通常 HW 搞不定的就要靠SW了。于是,我旁边的妹子提出:太TMD冷了,自己买个暖风机,然后我也附议了一下,一起买吧。忽然想起来那次似乎是我第一次在京东上购物。根据自己的体积,我挑选了一个2KW的暖风机,旁边的妹子挑选了一个2.5KW的。头天下午的订单,第二天就送货上门签收交易完成,那也是我第一次被京东的配送速度震撼到。用起来感觉不错,是风暖型的,中午熄灯之后吹上去暖洋洋的,我恨不得搬着一张床钻到桌子下面去。等我们用了一段,看看没啥动静,办公室的人也都一窝蜂的去买,到了最后几乎是人手一只。连研发的老大也悄悄买了一个低调的塞在座位下面:高调的理念通常只适用在别人身上,真正到了自己这边舒服一些比什么都强。大约也是到了这个岁数所谓天降大人于私人也不那么重要。没有大志终究比大痔或者冻疮强。

再后来,总务想管来着,羞羞答答的提出了除了费电之外的全部理由,比如:不安全,不环保等等。只是研发没人鸟。想必总务也是有所顾忌的,一方面大冬天不给开空调本来就不占理;另一方面也许是实在讲不过研发的人吧。再后来也就不了了之,我们吹着暖风迎来了春天………..

事后,我曾经认真的总结,这个事情之所以能成,很大程度上是总务对我们有所顾忌,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更高一点层次来说,研发人员算是稀缺,上面也不愿意太过分。再后面发生太过分的事情,研发3个月走了一半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同学那样的小学老师,生活是很稳定的,一辈子不用担心你会被开除或者因为某些变故失去工作,而这种稳定付出的代价就是自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