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0, 2007] 归乡记,2007春节回家的记录

    			2月14日 归乡记

    早晨4:45分,我从梦中惊醒,一瞬间心跳与血压就达到了最高值。一边奇怪

为何2个闹钟都没有叫醒我,一边下意识的穿衣服,当我穿上外衣的一刹那,

才意识到:“现在只是4点45分,而不是约定的5点45分”。本打算再继续休息一下,

无奈心跳犹如战鼓,只好给同行者发个短信,约定了5:10前去吃早餐。

食堂的人还真不少,都是夜班的人员,我们吃过了早餐便去等公交车。上车下车,

买机场大巴的票上车一路平安。我是12:00的飞机,提前了3个小时达到了机场。

换好登机牌,过了安检在大厅候机。百无聊赖间,广播中插入一条通知:请AB先生

到14号登口。我们听到后觉得很奇怪,因为我这个朋友的名字是ABC。天下莫非正巧

有一个叫AB的倒霉蛋也正好在这个机场候车?没在意只是好奇。又过了一会,同伴

将登机牌拿出来,上面的拼音名字竟然是AB。他忙去咨询,无果,又过了一会,

请AB先生的通知再次响起。我们才意识到事态严重。于是ABC君留下我看包,他匆匆去了

换登机牌的地方--原来换登机牌时机场将名字弄错了。

    小小的波折并没有影响我们的旅行。到了时间我与A君分手了,他的飞机是去往

另一个城市的,朕登机走了只留下他千里走单骑。

    飞越了大海,很快就到了东北境内。放眼望下去,无法分辨出你看到

白色是云还是雪。起伏的山盖着白雪,仿佛波浪状的云;大块的云又装作山脊的模样延伸

而去。这边还是冬,地面上见不到一点绿的模样,有的只是百色的块与黑色的线。

    降落时,外面有雾,我疑心飞机还沉浸在云中。等飞机停稳,看到外面飞着片片的雪,

地上的工作人员忙于清除积雪。上飞机时,大约是零上11度,下飞机时,外面是零下11度。

    上了开往市区的机场大巴才知道,昨天下午到晚间哈尔滨下了五十年一遇的暴风雪,

城市堵得很。机场大巴只能开到半途,车票还是原价。没办法,只能坐,车到了半途,

也就是挨了这个城市的边儿,就停车下人了。下了车,等到一辆去往火车站的中巴,四面透风,

窗上都是霜和厚厚的冰。五元。好在这两车是有目的,没线路的,自打接上了我们这批人,

车就开始在哈尔滨--雪后犹如饺子锅的城市(如果说是元宵更合适,哈尔滨这座城市下雪后

会在街道上撒一种化雪剂,这种东西会使得雪呈现出黑色)。几次中巴车插入车流中,

发现车流只是无望的蠕动,司机便让售货员跳下去,指示着车退出这一流,再突入另一流......

平时也许只有三十分钟的路途,此行跋涉了三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火车站,一下车我才注意到

广场上的雪是没过脚面的。

    此时的火车站,最多的是学生,身背画板求师归来的学生,他们或者三五成群的在兴致勃勃

的聊着天,或者行单影孤的仿佛要努力将自己隐藏到身后的画板中。

    车上有座,对面是上面这类学生的家长。她是一位四十左右的女人,脸上写着操劳。聊天中

得知,她陪儿子在哈尔滨考一所美术学校,正在参加老师的辅导。孩子他爹过来陪孩子在哈过春节,

她先回去。我边上,坐着一位小伙子,做美发的学徒,充满稚气的脸上写满对未来的向往,斜对

面是一位老师,交谈中得知她是我那所高中的老师。我们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谈起各个老师,

历历在目。她提起我的班主任,我对他教学的评价是“他只适合教那些不用教就能考上北大清华

的学生”;还有教我英语的老师,身体有如体育老师般强壮,现在仍然偶尔用身体教导学生。

这个老师扇嘴巴有一绝:绝不会把你的眼镜打掉,也许是因为他是戴眼镜的,故深喑此道,或者是

深得他的老师亲传?记得有一次晚自习间(我们晚自习从18:30开始到20:00休息,20:20

再开始到21:30)。当我从外面回来时,不幸遇到他,他一上来六连发,我眼镜纹丝未动....

之后才知道原来是最近一次英语考试短文改错十个我错了九个....回到座位上,我的同桌已伏到

桌子上了,拢着嘴笑着对我说“你也挨打了”.......至今我始终对这位老师充满敬意,因为

他的才华以及工作严谨态度,或者说我班主任在这些方面对他的衬托作用。听这位老师说,

他曾在教研室中提起,他打学生有一套,不担心会打坏。斜座这位老师有一个女儿上小学

二年级,不过已经是200度的近视,她带给女儿的礼物竟是一套数学练习册。作为老师的孩子

很多时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可向而知老师的专业就是训练学生,原本最多只要面对8个小时的

训练,现在几乎要24小时的面对。我们讨论起时下流行的东西,谈起了QQ,她说学校有两位老师在

QQ上交谈甚欢,后来发现竟是同一所学校的,遂结良缘。后来聊到她曾听说一家日本企业,要求员工

刷洗厕所后,刷洗者从马桶中取出一杯清水,一饮而尽,她觉得非常BT。不过我倒不这样认为,

我觉得这是一个标准问题。若干年前,看到一个调查,说新经纪人(Sohu Yahoo这样的网络新贵

为代表)和旧经济人(石油,钢铁等等)问一个问题:“如果在荒岛上,没有了食物,

你是否会选择吃人?”。新经济的代表大多数选择会,而旧经济人大多数选择不会。传统的力量

还是很强大,不过我觉得另一种解释是新经济人很坦诚。那位老师还提到,她对当前学生思想状况

非常担忧,一个是没有是非感,比如:她在班上批评“早恋”的学生,但得不到下面学生的响应;

另一个是麻木,独生子女表现出来的冷漠与不关心。我想这大约同大环境有关系吧。不厚道的说

“谁让你不幸生在了中国”----XXX对本句也有贡献。

    经历苦难到了家,见到了母亲,兴奋无比。十二点钟仍然睡不着,翻抽屉,发现了一只PSP。

此后的几天,体弱多病的我与此相伴,与床为伍。

后记:

    1.野史:家乡的某一个著名的高中,发生过高考泄密事件,学校组织学生高考之前,

“研究”高考英语答案,后被发现临时换为B卷。事发后不了了之;

    2.关于五十年一遇的暴风雪。我在从家返回公司的时候,在火车上也遇到了暴风雪,火车

因此晚点了三十四个小时。

									2007-4-10
									Zoologi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