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5, 2006] 杂感:《五 一记》

    			五·一 记

    小时候,我曾经有2本苏联儿童文学作品。一本是《卓娅和舒拉的故事》,

另外一本好像是《淘气包米歇尔》。我记得后者有一个形容快乐的比喻

“像‘五·一’节那样快乐”。

     回想起经历的“五·一”,等待它的到来更加有趣。好比人们更善于追求

而不是珍惜。初中,高中的“五·一”之前,老师们会布置下重重作业。英语

老师说“同学们,我留‘一点’作业,你们看数理化累了就可以看一下英语,

调节一下”。几乎所有的老师都有这样的打算,于是我们在“调节”中失去了

休息。

    大一的“五·一”,同寝室的兄弟带我们去南充游玩了一番。四个

小时的车程,感觉火车在积极主动大胆的钻山洞,最长的一个山洞恐怕有20多

分钟。后来得知,这些是当年“三线建设”的结果。南充这个地方不错,有

山有水的。那个兄弟带着我们走上一座山,用脚尖点点地上的石头说,这些是当年

张献忠在此作战时修砌的。我忽然问他祖籍是什么地方,他说大约是两广那边的。

家乡总是能令人引以为豪。好比北京人总是喜欢将天安门广场说的如同家中的

庭院一样,而中南海只是后院的池塘。若我要引以为豪,就只好去敲油箱,

或者塑料桶什么的。回去的时候更加令我惊讶,我们上的火车竟将卧铺改做

硬座,并且不对号。我猜测若不是火车钻山洞,恐怕车顶上也要站人。我霸占了

洗手的地方,坐了上去,一直到下车。记得回来似乎是“五·三”了。第二日

我去慰问在球场上因为被踢中要害的另外的同班兄弟。那天是“五·四”,我

正好去超市买慰问品,因为是青年节,不必买200块就可以办卡。和那个兄弟

一个病房的是北京籍的老头,来成都二十多年了,仍然是北京口音。晚上,我在

病房睡的,那个老头真的是鼾声如雷,似有千军万马,又似电闪雷鸣鬼哭狼嚎。

我们不得不在走廊中度过一夜。

    这个“五·一”,难得放假七天。“五·一”一早我就出门了。因为我知道会

特别拥挤,也许是因为这边很多工厂,因为法定假日需要付出三薪不如放假的

缘故,结果还是特别拥挤。先逛了一下书店,买了2本小说月报。又记下2本专业

方面的书籍,计划好,也许以后选择从网上定购会有折扣的。接着去了

“池上便当”--俗称盒饭。鬼知道为什么起这个名字,不过味道很好,看起来

也很卫生。街上的人愈发的多起来,坐了公交车回来了。下午去办公室打了半天

的红色警戒和魔兽争霸----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打星际争霸了,也许是因为机器的

配置普遍较高。晚上,躺在床上,已经十一点多了,用手机上qq,一个还在读书

的同学,在qq上祝我“五·一”快乐。她说今天一天都在值班,我说“五·一”

值班多么光荣,劳动节还能为劳动人民服务,是很值得纪念的啊~

    这个五·一就这样过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