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07] 理想

			理想

    我做过许多梦:有解放军--当我身材还算好的时候,推算下来大约六岁

之前,没赶上对越战争,看起来第三次世界大战一时半会爆发的可能性不大,

稍微大一点的时候某个伟人下了定论“世界总体趋势是和平与发展”,身材

也只能当将军了,于是便放弃了这个理想;还有科学家,这个理想的时间比

较长,持续到了高一--数学老师很快让我知道自己学不好数学,加之化学成绩

也不好,不能去做炸药或者毒品,于是也放弃了这个梦想;接下来是政治家,

更短,因为我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最终如果娶一个好老婆不算理想的话就

没有什么理想了。所做的诸多梦中唯独没有成为作家和诗人的梦,大约与童年

有关系吧。

    小时候,我曾经写了一篇作文让俺爸指点一下。作文写了三页,俺爸的

“指导性意见”写了9页,告诉我只有老老实实的观察生活才能写出好文章;

后来我了解了《岳阳楼记》的来历便疑惑了;读过了很多地方标有“此处删除

二百字”的文章后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太老实了,已经不能写出大受欢迎的文字来。

也许从那时起俺爸发现他在文学评论方面有特长,后来常给人写“文学评论”

--那是十五年后的事情了,好比演员可以改行做导演,再不济还可以转去做

评论员吧。

    俺爸后来交了很多“文友”,这些人似乎都有《岳阳楼记》的风格。第一次

见面会做出久仰崇敬的样子,私下里再问问对方姓甚名谁。父亲在他们中算是很

“另类”的人,一方面是因为文字很好,错别字很少--这和他当过很多年的

编辑有关系;另一方面是他在这些人中是还没有离婚的。比如,父亲很佩服的

一个文友就已经离了一次婚,眼下正和一名“文学女青年”若结若离;还有一个

文友,如果称二婚的为“二锅头”,他已经是三锅头了,不晓得何时再回锅?

  理想远去了,现在在做一名程序员,理想就是做个优秀的工程师吧~

						Zoologist
						12月03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