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 27, 2008] 回乡偶记

		     回乡偶记

(一)回来之后,听亲戚讲述我奶奶家的历史,让我颇感惊讶。第一件事情是,

我爷爷是48年县城的第一批秘密党员。那时候还没有解放,秘密入的;第二件

事情是,我奶奶家是地主。汗,我一直以为我是“根正苗红”的“三代贫农”

----不过要从我爷爷出身算,是。

(二)飞回来上班的。印象深刻的是坐火车次次都有人广播找医生;坐飞机似乎

次次都有带小孩子的,哭声不断。

(三)飞机上打起来了。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女的,女的怀抱很小的孩子,还有

个大约11岁的男孩,不知道什么关系。飞机上的空间挺小的,前面的一个人将

座椅放下来了,大约是阻挡了他的活动吧,双方发生了争执。只见这个人,

向前一探,一把将前排那个乘客的衬衣撕开了。声音很响,刹那间“锦帛相见”

这个词语竟然跳入脑中... ...稍后,飞机上的工作人员过来了,请后面的这个

人到后舱。随后,传出那个男人的声音。他说,这要是在地上,早把他的脑袋

拧下来了... ...又说,我们东北人就是这样,这也不是什么歧视的问题... ...

听了然人觉得好笑。这么大的脾气至少是个“处长”什么的吧。随后,抱着孩子的

女子,急忙掏出200块,求前面的男的私了。再后来,飞机准备降落了,机上工作

人员拿了4个装呕吐物的袋子(没用过的),让旁边的乘客帮着写下事情的经过。

衬衣被撕坏的乘客始终坚持必须道歉,而施暴者坚持不肯。另外也只肯出200块。

再后来,飞机降落了,其余的乘客鱼贯而出,飞机上的这5个人准备到地面解决问题。

坐我前面的女乘客走到“受害者”面前说,最看不惯你这种人,欺负孤儿寡母的,

还说衬衣500块,这不是讹人吗(一时间我都闹不清楚逻辑关系了)。那个人,

讪讪无语。东北女人豪爽,汗~

(四)飞机准备降落了,空中小姐敲厕所门,让里面的人抓紧出来... ...和火车差

不多啊~ 火车到站,就要关闭厕所,通常是乘务员狂敲一阵让里面的人出来。我也

多次见过乘客面目狰狞的恳求乘务员通融一下,行个方便。

(五)在家掰辣椒。晾干的红辣椒准备做辣椒油吃。我用手揉碎之。摸了一下鼻子,

立马火烧火燎。求助于老娘,老娘说,你要用剪子,或者套上塑料带,直接用手会很辣,

严重的话手指都会觉得辣。哎,你真没有生活常识啊。辣了吧,用醋试试。我急忙找了

个棉签,沾上醋,擦之。无效,还仿佛扩散了。黄豆大的汗珠不断落下。忽然问,

这个好用吗?老娘曰,不知道,不过你看凉菜咸了或者辣了都是加醋啊!后面我又偷着

试验了油性的化妆品,也不好用。最后打了一盆凉水,扎在里面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舔了一下手指,还是很辣的,不敢乱摸了。

					Zoologist
					2008-2-2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