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0, 2007] 失眠中的乱想

			失眠中的乱想        

    我用痛苦的时间思考,譬如生病时思考人生的意义,或者失眠的时候思考哲学。现在属于后者。

    几天来,我忽然记起来一个命题,大意是说有人问信仰上帝万能的人,“上帝能否创造一块自己

无法举起来的石头?”。若是信仰者说能,反诘是“上帝不是万能的吗?怎么会有无法举起来的

石头呢?”如果回答不能,则更是矛盾。更有人怀疑到1.上帝是仁慈的 2.上帝会拯救信仰他的人,

从2推论:上帝不会拯救不信仰他的人,但这样同1矛盾;若上帝也会拯救不信仰他的人,那么信仰

他和不信又有什2么区别呢?

    最初对于这一类问题的解释是高中老师提到的,他说,一套哲学体系在其内部是完备的,就是说

它的内部的推导中是不会出现矛盾的。好比在实数范围内使用四则运算结仍然是实数,而上面的问题是

在使用另一种哲学体系来碰撞。至少一个虔诚的极度教徒是肯定不会怀疑上帝的存在。

    矛盾似乎可以这样解释,但是,哲学不是关于世界规律的总结吗?这些怀疑命题存在着为什么

无法解释呢?

    哲学,更像是推理游戏,或者说话语权者的玩物。关于世界的普遍规律真的存在吗?说的圆滑一点

叫做“普遍规律中包含着特殊性”,遇到不符合的就抛出“异常”,美其名曰“特殊XX”。完美无误的

话语必定是废话。

    在数学上来说,证明一个命题为假,只要一个反例就够了。但在哲学上,这个似乎不成立,他们

经常打补丁。

    因此,在我看来,哲学的用途最多算做类似于脑筋急转弯的游戏,使部可以用来指导自然科学的。

宇宙的起源,相对论则更是与之无关。天上的星星可以决定地上任人们的生死吗?

    因为哲学的这一特性,即使贫困落后的国家,也可以生产出“伟大”的哲学家。毕竟哲学无需复杂的

实验设备,甚至不必数学家必须的草纸,只要有一个能言善辩的嘴巴和“花岗岩”式的脑袋就足够了。

也如此,我们就有了“三生万物”。

    记得很久以前看过的一篇科幻小说,讲外星人入侵地球,在地球上架起一台机器,它可以解释世界上

任何的问题,代价是提问者的生命。于是乎,有科学家上去问各种问题,在了解答案之后就失去了生命。

一时之间,无数精英丧命于此(朝闻道,夕可死)后来在这个危难关头,一个小女生用她的问题终结了

这个恶梦,她问“宇宙的目的是什么”?外星人无语,自我毁灭了。想必外星人是不懂得幽默的。

    父亲对我的指导多是方向性的,多年来,无论是打电话还是写信时,对我饮食上的关照始终是“定时

定量,干烯搭配,荤素搭配,不要暴食暴饮,要讲求科学合理”。如果有一天我能当个省长什么的,

去养猪场或者给食堂饭店题词,必定也能用上这句话。

    我在家待业时,父亲拿给我一篇他朋友的哲学论文,希望我帮他翻译为英文。论文的内容大约是

批判哲学上面的“二元论”,文风犀利,暴风骤雨,鬼哭狼嚎,通篇都是气势,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都是诸如“让我们一起宣判‘二元论’的死亡吧!”这样的句子。我甚至有再添加“踏上一万只脚”

的冲动。我担心当他们的“学术研讨会”,在xx火锅城隆重召开的时候是否会吓坏服务员。后来我以

“专业性太强” 为由退掉了,老爸也说算了想必他也没有看懂。

    哲学如果存在,那它一定都是废话。“哲”字本来就是“手”里提了一“斤”“口”的话嘛。

								2007年6月中旬的一个炎热的夜晚

					 			Zoologi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