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4, 2007] 大学物理实验的回忆

		    大学物理实验

    大学物理是分为上下册的,大学物理实验也延续了2个学期。实验是很有趣的事情,

同时也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有趣是因为能动手验证理论,能看到很多新鲜的设备;

痛苦是因为实验必须取得需要的结果。

    一次,实验项目是杨氏模量,我们一个兄弟用“瞄准镜”找刻度,发现目标一会在

视野中,一会又跑掉了。最终发现这是按压桌子的力量不同导致的,当和他在同一张桌子

上实验的的同学在观察目标时,前爪会搭在桌子上,当他去设置目标仪器时,爪子就会离开。

还有一次,测试比热容,我们装了好多水,结果半节课过去水还没有烧开,后来老师不耐烦,

用热的快给我们烧了开水让我们实验。我是在实验室中第一次看到数字示波器,感觉非常新奇,

大学毕业时,差点去卖示波器。

    印象中最困难的实验是光学实验,要将那些仪器调来调去,而这些仪器看起来都是

斑驳不堪,仿佛风烛残年的老人。其次,光学实验的描述也是很模糊的,很多都是“调到

最清晰”,或者“刚好出现xxx”,我戴上眼镜和不带眼镜看到的现象都不一样。

    我们的实验基本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实验之前的预习报告,女生们会在第一时间里

“取得共识”,之后我们会派出比较有女人缘的去借来“参考“;第二个阶段是

试验中,每个人都先要祈祷自己的设备是完好的,实验的时间只有两节课的时间,用老师的

话说一般是“这个实验是很紧凑的希望大家认真听”,当你发觉设备有问题时,进程往往

以经过半;第三个阶段是数据分析,会去掉几个不顺眼的数据,再修改几个数据,最终得出

正确的结果。许多同志在这个阶段功亏一篑,因为老师觉得它们的数据过于“正确”,

好比过于完美的女人一般都是“鬼斧神工”的结果。这一阶段往往是“先下手遭殃

后下手为强”,先交的人被枪毙了,后来人也能知道大概的结果是如何了。

    大四那一年,学校搞了一次物理实验竞赛,我和另外2个同学报了一支队伍上去。初赛

成绩揭晓时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队伍排在了第一的位置,我们还非常兴奋,后来才搞清楚,

可能是因为我们是老生,序号比较靠前,所以才位居榜首... ...后来的复赛没有通过,

我们得了纪念奖,一人一个电烙铁... ...

    若干年后,我在办公室看方舟子先生的网站(PS:他的网站是被屏蔽的),上面揭露

很多xxx的学术丑闻,回想起来这一些似乎都是必然的,我们本科教育就是如此:“你应该

看到应该看到的东西,并且只应该如此”。我们的物理实验,倘若做不出正确的结果,

肯定是不会让你过关的,而用错误的仪器和方法要做出正确的结果这是很荒谬的。除了能够

锻炼的数学如何更好的“拟合”数据,别无它用。生活有时候比较搞笑,很多时候是无奈。

							Zoologist
							20:28 2007-6-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