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7, 2007] 同学记 第三类接触

				同学记 第三类接触

    我的同学中,能读到博士的已经是凤毛麟角,Z是其中的一个。她是医学博士,据说

全国存货的博士生中1/3是学医的。他们的压力很大,我在网上经常在23点左右见到她,

并且她一般都会自称在写论文或者看英文资料。我们是高中同学,我与Z已经是七八年没有

见面的样子了。

    终于见了Z,她还是老样子:高高的个子,估计在一米七五;脸仍然很白,白的有

省略五官的倾向;身材清瘦,有着学者的风范。站在她身边,我有种路灯旁边的垃圾桶

的感觉。

    见了Z我说“来,握个手”,然后象征性的握了一下,我便说“第三类接触哦!”

Z的脸色稍变。她的脾气很好,只是挥了挥手做出要打我的动作......我已经不适应

北方的天气了,并且因为刚洗过澡,头发都结冰了,想必像只刺猬。我们一起去了德克氏,

坐下来慢慢聊。

    Z是高中时代的好学生。她讲高三时每晚十点就要上床睡觉的,而我那时必定学到

十二点。这样我想起一个每天只睡三个小时,改变整个欧洲的人,最严重的后果是他很矮,

人们叫他拿破仑。

    Z的大学时代一帆风顺,本科保研直博。不过她仍然以MM的特有的方式担心着自己的

未来。觉得做大夫累,工资低,风险高。她目前的研究方向是风湿,每每我以感冒询问她

Z总是嗔怪我得错了病,并不在她的了解范围内。

    Z说,现在的医患矛盾很突出。医生的风险很大,特别是第一个做出诊断的医生,一旦

误诊,导致患者死亡,他就可以被判刑或者巨额赔偿。因此患者来了,医生也会叫他们

尽量多做检查试图防止各种可能。因此,她每天也觉得如履薄冰,害怕某天出什么事故。

    俺娘在我考大学的时候询问过我对于医学是否有兴趣。不过从我们家庭的人文环境来看,

我很适合学习巫医或者中医。并且我对拆胳膊卸腿心存芥蒂,后来作罢。

    转眼间,我们就聊了2个多小时。我们的工作有一点相似,就是都是在解决BUG,只不过

我可以关机再测试,或者更换几个零件,而她只能在“开机”的情况下。

								Zoologist
								2007-3-1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