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9, 2006] 杂感《追赶我可能丢失了的自己》

 

清晨,上班,启动电脑,打开MSN。 一会, 大学同学阿田发来消息,是SINA的一段

 

新闻,上面赫然写着,大学母校的学弟跳楼身亡。起因是他的工作已经找好,但在最后

 

一次英语四级考试失败,受不了打击因而选择末路。

 

记忆中我快毕业的时候接连发生这样的事情。起因大约是换了校长。 新校长到来之后,

 

大刀阔斧的进行了很多改革,其中的一项就是取消每学期初的补考,不通过则重修。

 

改革之后没过多久,就有师兄从凌晨的寝室中飞身而下—-校长有修改这项规定,却不知道

 

学校考试的变态。 比如作为通信系各门课程中重点的重点,”通信原理”这门课程,期末考试

 

整个年级就有1/4被抓(我只是好险),毕业的时候,我们很多兄弟的成绩单可以说是”惨不

 

忍睹”。记得那次事件发生后,多数人的反应是不相信。一方面因为学校的消息封锁,另一

 

方面是学校最后一次自杀事件是在7年以前。当我们在BBS上进行讨论的时候,另一个师兄

 

站出来终止我们的猜测和怀疑。他说他是过来为这个朋友处理后事的,整天都沉浸在无限的

 

伤感中,还要不断安慰逝者的家属。不希望我们再提及。

 

记得大学英语第一课是”How to be an A student”。 我渴望,也不停的为之奋斗。

 

但是除了能够证明”爬起来要比跌倒多一次”之外,没有其他收获。于是我开始了怀疑和反思:

 

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学习不好? 第二个问题是生活的目的是什么?第三个问题是我应该做

 

一个什么样的人?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无法找到根本原因,只好找借口。 我的借口是:我已经厌烦了这样

 

的教育。中学的教育是灌输,比如:化学基本上都是记忆,臭鸡蛋味道无色气体,就是硫化氢。

 

大学的教育一不小心,还是灌输或者称作记忆训练,除了良好的记忆不需要其他。我们有

 

一门课程是<<军事理论>>,考试的内容是问答题类似“什么叫滑膛炮,什么是装甲兵”。

 

还好没有考“如何使用步枪打直升飞机”—-这样的题目除了考察记忆力还有什么作用?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一门<<软件技术基础>>。 这门课程以”数据结构和算法”为主。

 

老师的是在读的研究生,不客气的说他的水平还不一定达到我。因为许多年来我始终在

 

研究算法解决各种问题。 老师也标榜自己在考试方面要进行改革。 60%的作业,40%的考试。

 

我帮别人做了2份不同的作业。 但是,当拿到考卷的时候,我却手心冒汗。 因为第一道

 

题目是填空题目是”什么是算法”。结果,我只得到61分–高出及格的那一分表示也许我得了

 

60分,但是需要照顾一些没有及格的同学,需要将他们的分数提高到及格。

 

看到成绩之后,我真的很失望,怀疑这样的教育是打算让我们掌握什么。最终,第一个问题

 

思考的结果就是:这样的评判标准不适合我。我应该做建设性和创新性的事情,对于书本上的

 

知识更重要的是知道如何使用,知道在xx手册上有就可以了。为什么比是什么更重要。前者

 

需要用一本教科书来描述,后者记录在技术手册上就完全可以了。顺便说一句,也许我的

 

原因是为什么大学中拿奖学金的女生那么多。

 

 

为了第二个问题,我涉猎心理学,读了不少这方面的书籍。后来也有幸成为学校BBS

 

心理学的版主。 我们将那个板块设定为可以匿名发表文章, 还联系了一个老师,帮助一些

 

朋友回答各种问题。我发现了一个初步的答案,为他人承认是很多人生活的目的。 每个人

 

都在用不同的方式来证明自己。 证明的方式正是生活的目的,活着一个自己。这个问题的

 

最终解答也许需要我一生来探究。

 

 

如果能真正看到自己,也许很多悲剧就不会发生。 请给自己找到这个机会如果又可能,

 

也请给别人创造这个机会。

 

后记:春节上班之后,接连听说2个朋友不幸去世的消息,无限感伤。 他们的离去

 

或多或少都同工作劳累过度有关。后来又听到文中最上面的那个消息,更加感叹生活,

 

遂写下上述文字。                                             2005年3月11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