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 24, 2008]办证记

                  		办证记

    我的一个兄弟跳槽去了北京,婆家要求新媳妇交一个什么户籍证明,以便验明正身,

也为了安定团结,毕竟北京是“伟大祖国的首都,俺们国家的政治文化中心”,有一群

“带着三块表的”,还有“八个要脸的和八个不要脸的”。无奈,兄弟的户口还在这边,

距离北京一千多公里,于是乎,打印一份户籍证明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了我。

    他把身份证快递给我,我特意翻了一下信封,里面只有身份证。打电话过去,

“除了身份没有其他的了么?”兄弟信誓旦旦的说“绝对没有!”我说“XX,邮回去的邮费

呢?”兄弟说“哦,没有!”我又说“XX,和你开玩笑呢!”他说“我知道,所以要配合一下

传统!哈哈”。

    某年某月的某一个下午,我特地请了半天假,来到了派出所。一进门我发现人居然

很少,心里很高兴,印象中派出所应该是类似于农贸市场的地方,不想竟然如此冷清。

看起来气氛竟然有点怪异,四位民警阿姨面色凝重或者站或者坐,在高大的柜台后面仿佛

银行的员工在清账一般,又仿佛庙中的四大天王。

    到柜台前,等了一会,其中的一个抬起眼睛瞟了我一眼,“干什么的?”我差点想

说“我交待,我全交待。”定神说道“打印户籍证明的”。说罢交上去了身份证。那兄弟

的身份证还是第一代的。大娘又瞟了一眼,扔出来道“第一代,不能开!”我忙问,

“为什么不能开啊?”答曰“第一代,电脑里面没资料。”我再问,“那怎么办”?

大娘已经很不耐烦了,“去苏州,查原件”。没办法,我只好立马给身处北京的兄弟

打电话,告诉他不能办,因为什么什么,所以什么什么。打完了,我又问了一下,感觉

大娘已经很生气了,随时都可能高喊“关门放狗!”没办法,受人之托啊~ 这时,站着的

女警官说话了,你去劳动局查一下资料吧,具体位置在什么什么... ...谢过,怀揣着

微弱的希望又去劳动局了。

    昆山的劳动服务是不错的,比方说,医院一进门通常有告示“工伤鉴定请上5楼”。

到了劳动局,我明白了,敢情农贸市场搬到这里了,人这个多啊。服务的是5个小姑娘,

看起来态度都非常好,想必是临时工?柜台特别低,她们坐着,办事的人几乎都趴在了

柜台上。电话响了,兄弟打过来的,开头说“老王,我刚在网上查了一下《身份证法》

...”,说道这里,我马上打断他,开始骂道“你XXX的又不是party员,信那个XXX干XX!”

马上兄弟无语了,屋子里面的人纷纷对我投来复杂的目光... ...挂了。我心中骂道,

你就是国家主席,法律也保护不了你啊,唉上学上多了,XXX。

    后面还是很顺利的,排队,交钱,打出来,邮寄回去了... ...

    后来,听一个朋友说她去办暂住证的时候感觉派出所态度很好,也许是因为她说的

方言?我是纯正的东北普通话,地域歧视,毕竟他们是昆山cop,不是people cop。

						 2008-1-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