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8, 2007] 宏观经济学读后的杂感

		宏观经济学

    人们总是喜欢谈论无法确定的东西,比如,天气或者和女人。而那些确定的东西,

人们极少讨论,至少这么多年来我还没有见过有人因为数学问题而争论的剑拔弩张。

经济学恰恰是不确定的东西,所以最近很火。

    我手中的是多恩布什 费希尔 著的宏观经济学 (Macroeconomics) 第六版 中文版。

对我来说,它是很好的催眠剂,在睡觉之前看上一点很容易睡着的,好在天天都要睡觉

我才有机会将它读完。

    宏观经济学同微观经济学的却别在于一个是宏观的,一个是微观的。更准确的说法

是:“宏观经济学所关心的是整体的经济行为----它涉及繁荣与衰退 经济商品和劳务

的总产出与产出增长 通货膨胀率与失业率 国际收支和汇率。”这些研究的对象听起来

同那门“政治经济学”很象,不同的是“政经”只适合我们这样的有特色的xx主意国家,

而这本书描述的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学----简单的解释是我们只有下岗和待业问题而没有

失业的问题... ...

    比较有意思的章节是第二章 国民收入的核算。讲述我们经常听到的那个词“GDP”,

讲述它的统计核算方法。书中提到的方法主要是基于银行系统的。我顺便上网找了一下

我国的GDP核算方法,因为印象中2006年上半年修正了一次这个值,放缓了一点GDP增长

但是,只能搜到这个新闻,并不能找到具体的方法。

    还有一章是关于通货膨胀与失业的,分布在各个章节,读起来也比较有意思。

    相比之下,我们大学课本上的“政经”,应该算是非常古典的。残存记忆中的那些

论断都是基于土地的,对于现代金融来说过于陈旧。另外,我一直很怀疑那个“价格在

价值上下波动”这个论断,因为“价值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但是对于有科技

含量的产品来说,生产劳动时间并不见得非常高,反而可能很低,却能取得很高的价格,

算是严重偏离了价值。因此这样的论断很难解释科技的巨大作用。

    读了货币一章,我忽然想起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德国通过主动的通货膨胀来免除

战争债务的事情:

“  1921年,德国为了支付赔款,大量发行纸币,加上财政发生赤字,国内发生严重

的通货膨胀。恶性的通货膨胀、崩溃的经济引起了德国民众普遍不满的情绪,甚至致使

他们心甘情愿地承认纳粹分子为他们的救星。到1928年,德国再也无力支付战争赔款,

赔款也就不了了之。残酷的现实印证了凯恩斯的先见之明,也为他带来了蒸蒸日上的

国际誉。 ” 网上《凯恩斯干预者的际遇》

“就是德国的经济由于赔款,经济又不景气,到达了崩溃的边缘。1923年1月,一个美金

兑换一万八千个马克,但是十个月之后,就是四十亿马克兑换一个美金,一个家庭主妇烧

一顿饭要买燃料,比如烧一顿饭要用半斤煤的话,花钱要用买半斤煤的钱,那么莫不如就

把要买半斤煤的这个钱,送进炉膛里烧了,都能把这锅饭煮熟了。1923年买一个鸡蛋的

马克,在十年前也就是1913年,可以买三千万个鸡蛋,大家想一想,这个通货膨胀已经到了

什么地步呢。” CCTV 百家讲坛 

    我又想起了清朝末年的战争赔款,想当年,如果也用这招想必不会外流那么多白银了。

感叹之下,我又查了一下清末的货币,发现清朝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官方印制的钞票(清代的

纸币有“大清宝钞”和“户部官票”二种,合称钞票)不过看起来并不流行。

    雪夜拥被乱读书,清水无茶亦不苦。

							2007-1-18
							Zoologi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