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4, 2007] 2006年11月11日记

	    2006年11月11日记

	这大约是我的第八个“光棍节”。第一次听到这个节日是在大学的BBS上,一群人

在无聊的灌水抢第一。转眼间许多年过去了。

	早上起来,已经是十点。洗漱一番出了门直奔人民医院。我要去看看咳嗽是怎么回事。

到了医院,大吃一惊,竟有如此多的人,仿佛火车站一般。通常来讲我是不喜欢逛街的人,

但每到一地最熟悉的是医院与火车站。排队,挂号。看内科,一个女大夫表情凝重的前前后后

听了我的胸。之后,开出验血与排照的单子。我母亲常常诟病西医,说现在的大夫都是这样,

上来就化验,只靠设备,不过她说中医也是这样。最后的结论是:现在的大夫水平都不行了。

据我所知,古代传说中有一个叫扁鹊的牛人,他的眼睛犹如x光,直接能看出毛病;另外的

则是电视中常见的“胡万林”之流。不过我以为,这样的依靠设备的检查是必要与科学的。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母亲诟病的另一层含义----在交费的时候。验血十八元,拍照

是八十九元。先验血。抽血已经不用针筒了,去而代之的是一个管子,首先在胳膊上插针头,

再接上一个安培瓶,再打开开关式的东西。血一下就留到小瓶子中了。然后,将装好血

的瓶子直接放到设备上化验。感觉针管很细,不痛。下来之后,又去拍片子,大夫没有喊

“笑一笑”,只是说好了就结束了。片子要等一个小时,这期间我顺便去吃了早餐与午餐,

逛书店去了。

    一个小时后,取片子。上面写着医学术语,什么肋边棱角分明......看起来一条条的

排骨让我觉得很神奇。小学时,我们在外面玩,捡dao过一张x光片,大家看了好长时间也没有

看出是什么东西。非常不幸的,我让大家把片子倒过来看,竟然是一个人头,吓得我们魂飞魄散。

    又去取血液化验单,上面写着你的测量值和正常的范围,我有两项超过范围百分之一二。

我拿给大夫看。她说正常,你是支气管炎。我一听,是老毛病了。她建议我输液治疗。

我不知道输液的针管大小,就说还是开药吧,2盒八十多。

    回去后,给一个正在读博士的高中同学打电话,仔细地咨询了一下。她是学医的,高中时,

个头就足以让很多女生仰视,性格很好,最多只是动动口,基本上不动手的。有一段

时间,她坐在我的旁边,我经常和她聊天,以至于有几个男生主动希望我在自习的时候安静

一点。在她告诉我那个化验单上的指标范围同试剂有关系,并且你的是在正常范围内才彻底放心了。

安心吃药,电话中,我的同学去买午餐。电话中“三个花卷,两个豆包,还有没有大碴粥”对话的

背景声是另外的售货员和顾客“亲切”的吵架声,之所以亲切,使因为那是东北话。我已经很久

没有听到这样的乡音了。

    下午无所事事中,忽然想起今天是领第二代身份证的日子。又去了派出所。新户口所在

地已经不是成都了。若是未来爱上了对东北人或者东北婆婆又偏见的mm,我可以告诉她

“老子是成都人”,以及“我在四川人中算高的”;若被揭发,则可以解释说“成都啊,

是我的第二故乡”;如果遇到也对四川人有偏见的,我还可以告诉她,我是江南人,并把

身份证给她看。日后再用实际行动证明俺们东北人都是好人。

    取了身份证之后就回公司了。找台机器,使用“突袭”游戏对板载显卡的稳定性做了

一番考察,最终的结论是“运行稳定”。

    基本上,我的第八个“光棍节”就这样过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